精英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精英

不接地气的高层论坛

从达沃斯到米尔肯会议,精英们在高层论坛上纷纷高谈阔论,但是,他们真正与占人口99%的广大人群沟通了吗?
2019年5月13日

《特权穷人》:精英大学中的贫困生

《特权穷人》一书描绘了“双重劣势者”与“特权穷人”的心酸大学生活,也让人一瞥极富和中产学生的状况。
2019年4月26日

被企业精英忽视的去全球化博弈

福鲁哈尔:美国国内正围绕民族主义经济议程竖立起一种极右翼/极左翼的共识:让美国企业将更多资本、工作和知识产权留在国内。
2018年10月17日

谁丢掉了“我们”的美国

沃尔夫:是美国精英,特别是共和党精英。特朗普是亿万富翁为减税付出的代价。他们播撒了风;全世界正在收获旋风。
2018年7月19日

特朗普“深层政府”指控助长阴谋论

拉赫曼:“深层政府”的说法可能不实,但它仍很重要,因它揭示了在总统本人的煽动下,阴谋论已进入美国主流政治讨论。
2018年5月28日

普京开始培养接班梯队

将要再执政6年的普京已经开始展望“后普京时代”,包括提拔和重用年轻技术官僚,让俄罗斯为最终的政治过渡做好准备。
2018年3月19日

扎克伯格的误区

卢斯:扎克伯格是当今时代最成功的套利者之一,但他的言论听上去像是一位圣公会牧师。
2017年11月20日

专家如何重获大众的信任?

库柏:我们永远需要专家,因为大多数人几乎什么都不懂。这是必然的——冰箱的工作原理尚且很复杂,更别说经济或气候问题了。
2017年10月18日

谁是文化精英?

库柏:请想象地球上几乎任何一座大城市的一间咖啡店,里面满是穿着入时、身形健美的人,在喝着5美元一杯的咖啡。
2017年6月6日

布热津斯基与精英治国的终结

卢斯:布热津斯基逝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曾让他如鱼得水的那个美国,重视独立思想家。他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不会受到欢迎。
2017年6月2日

“达沃斯人”不行了?

沃尔夫:我认为,如今势头上升的思想简单的民粹主义,不久之后就将被证明比达沃斯精英的狂妄自大要糟糕得多。
2017年1月18日

中国精英如何看特朗普?

贝淡宁:只有22%的中国民众对特朗普抱有好感,但令人惊讶的是,一些中国精英却青睐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2016年11月8日

退欧给美国的六点教训

邰蒂:退欧公投对美国总统大选最重要的一条教训是:民主是不可预测的,尤其当社会两极分化不断加深时。
2016年8月19日

精英该如何面对民怨?

沃尔夫:面对西方民众的不满,特朗普等民粹主义者拿出了简单但错误的解决方案,如果执政精英继续对此束手无策,他们将很快被扫地出门。
2016年7月21日

一场“私校精英”间的内斗

库柏:退欧不单是一场反精英运动,也是一场精英领导的反精英运动,是一群私校男生对另一群私校男生发动的政变。
2016年7月13日

精英更应警惕患上抑郁症

FT专栏作家加普:有些成功人士一路接受精英教育,在职场上也成就斐然,因而从未遭遇过严重挫折。中年之后再遭遇挫折的打击是巨大的。
2016年6月6日

如何抵御右翼民粹主义?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特朗普的危险,在于他不懂、或者假装不懂美国成功的根基是什么。若想击败右翼民粹主义,我们必须提供替代解决方案。对此,贪婪、无能且不负责任的精英们,应当认真反思自己的糟糕表现。
2016年5月27日

美国精英统治踏上末路

FT专栏作家卢斯:美国的精英太过醉心于自恋,他们分裂成两个集团——一个自称民主党,另一个自称共和党。他们是同一块劣质硬币的两面,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2016年5月11日

世界难以摆脱“特朗普烙印”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竞选已经改变了美国和全球政治,而且他会在今后六个月的选战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义、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体,这些曾经的边缘理念如今已进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输掉选举,它们也不会消失。
2016年5月11日

精英教育与辍学富豪

中断学业并创业成功的富豪传奇,总会引发人们对于高等教育的质疑和困惑。有人认为,校园不是理解世界的唯一方式;有人则相信,大学教育是一笔无价的财富。
2016年4月6日

“慢时代”的中国需要精英的担当

云南民族大学王恩学:中国精英需要再造,需要塑造大批以天下为己任的、有公共意识和责任的精英群体。传统的士大夫阶层或许无须重建,但传统的“士精神”却必须扎实培育。
2016年2月15日

精英不能漠视大众利益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西方民主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针对精英阶层的叛逆已经全面展开。个人经济自由可能造成巨大的不平等,这使民主理念的现实意义空心化。如果精英与大众之间的鸿沟无法弥合,选民将转向局外人来清理体系。
2016年2月6日

失败者的反击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失败者也是有投票权的,这就是民主的含义,而且也理应如此。如果失败者觉得自己受到了十足的欺骗和羞辱,就会把票投给特朗普、勒庞和法拉奇等民粹主义者。这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2016年2月5日

的“温布尔登化”

FT专栏作家库柏:如今公共部门与商界和体育界一样,开始“温布尔登化”,即从海外延揽人才,尤其是从的前白人殖民地那里延揽政治家。
2015年4月21日

高学历移民应受欢迎

FT专栏作家加普:旧金山的老居民抗议谷歌等科技公司吸引来大量技术移民,抬高了当地的房价。但他们忽视了这些精英移民带来的巨大利益。
2014年3月17日

虎妈和伊顿公学的启示

FT专栏作家凯拉韦:虎妈蔡美儿在新书中提到成功三要素是优越感、不安全感和自控力,这可以解释为何越来越多的伊顿公学毕业生成就平平。
2014年2月18日

精英失败危及世界未来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一百年前欧洲精英的失败导致了一战,那场大灾难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当代西方精英的失败则导致了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如果精英们继续失败,愤怒的民粹主义者便会兴起,最后,怒潮可能会吞噬我们所有人。
2014年1月23日

“牛桥”白人男性的自白

FT专栏作家库柏:我们这些牛津、剑桥毕业的男人现在开始接纳“牛桥”女。我们只有在她们做出生孩子的错误决定时,才会在职业上将她们踢出局。
2015年3月18日

社会地位由家族遗传决定?

FT专栏作家邰蒂:如果精英地位可以延续很多代人,这与DNA关系不大,而是更多在于我们不经意间从父母那里遗传的微妙文化模式和认知地图。
2014年3月17日

那些幸福的普通人

CH撰稿人陶太:美国有大把幸福的普通人。而中国人拼命把孩子推向前台,生怕不能跻身精英阶层而失去生活保障。
2013年5月15日

当代中国精英的历史责任

欧美同学会2005委员会共同创始人王维嘉:中国民间精英们要有“活在当下”的主体意识,要能领导社会自治、摸索博弈规则,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顶层设计”上。
2013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