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自由主义失去意义了吗?

沃尔夫:普京宣称自由主义思想失去了意义。他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但他有一点是对的,自由民主国家遇到了困难。
1天前

书评:《丝绸之路陷阱》

贝蒂:本书较有价值的贡献之一是作者霍尔斯拉赫阐述问题的努力,但他的诊断很可能会引起经济学家们皱眉;他的处方更是如此。
2019年4月28日

民选暴君时代来临

沃尔夫:我们生活在民选领导人成为准暴君的时代,这类民选强人包括俄罗斯的普京、印度的莫迪和美国的特朗普。
2019年4月26日

现在是人类的最好时代,但可能好景不长

库柏:当下是一段相对美好的时光,但这段时光不会长久。经济衰退、政治乱局、战争、全球变暖都在威胁着人类。
2019年4月10日

新的“两大阵营”世界正在形成

拉赫曼:柏林墙倒塌近30年后,美中间的较量正在重新塑造地缘政治分界线。但新的两极对立将是两派技术的对立。
2019年3月14日

文明型国家正在崛起

拉赫曼:西方思想的传播使民族国家成为政治组织的国际规范,而中印等国崛起可能创造新的模式,即文明型国家。
2019年3月6日

中国智库观察:全球治理沟通平台急需“中国声音”

苗绿:在全球安全问题热度提升、北约价值体系受挫,同时对中国崛起误解较多的国际背景下,中国智库走出去发声尤为重要。
2019年2月25日

美国“转向亚洲”并非短期政策

加内什:美国外交政策比外界所认识的更加连贯,其中存在一种转向亚洲的趋势,从小布什到奥巴马,再到特朗普都是如此。
2019年2月22日

达沃斯论坛科技会议避重就轻

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首日的许多会议中,对技术的乐观情绪明显与公众关注的问题脱节,也没有触及最紧迫的问题。
2019年1月25日

民粹主义的至暗时刻?

拉赫曼:传统政客需要拿出新的主张来回应民粹主义。民粹主义眼下虽遭遇了麻烦,但它的时候并未过去。
2019年1月21日

中美对峙如何影响世界?

卢斯:美中关系紧张正在产生两大效应,首先是两国在经济上脱离接触;同时迫使其他国家在对立的世界里做出选择。
2018年12月25日

老布什:冷战后国际关系的塑造者

佐利克:老布什认为美国的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并非彼此冲突。望下一代美国领导人以他的精神行事。
2018年12月4日

欧洲不能坐等特朗普下台

斯蒂芬斯:欧洲希望从美国中期选举中看到特朗普2020年下台的预兆,但谁知道下任美国总统会怎样。欧洲应该寻找志同道合者。
2018年11月12日

一战停战协议的教训应被铭记

库柏:在国际关系中,哪怕是你的对手,也要像对待长期商业伙伴那样对待他们。如果你为了短期利益伤害他们,他们不会忘记。
2018年11月8日

政治因素令牛市脚底打滑

沃尔夫:眼下是危险时刻——远比许多人意识到的更危险。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经济仍将照常轰隆前行,是一种幻想。
2018年10月18日

自由秩序的症结不在对手而在自身

明肖:导致自由主义体系衰落的,是其固有缺陷本身,维持现状、拒绝改革、夸夸其谈地抨击民粹主义者毫无益处。
2018年10月16日

地缘政治紧张为IMF年会蒙上阴影

几乎无人相信紧张局势会平静下来。IMF与世界银行的官员们以及许多国家的高级官员都呼吁美中停止贸易战。
2018年10月15日

世界政治强人俱乐部或再添一员

拉赫曼:巴西曾被誉为拥抱全球化和民主、将独裁历史抛在身后的典范,如今,一位极右翼民粹主义者有望经过选举上台。
2018年10月10日

美国无法再背负世界前行

加内什:特朗普对战后体系的背弃令人不安,但或许他正在以自主选择的方式,做着未来美国总统不得不做的事情。
2018年9月30日

量子政治与颠倒的世界

桑希尔:量子世界高度不确定并相互关联,且可依观察者的位置而改变。特朗普似乎凭直觉理解了量子政治的本质。
2018年9月30日

改革全球治理 应对百姓关切

安德松:虽然冲突和核扩散是具有潜在灾难性影响的全球问题,但全球挑战基金会发现,它们并不是新兴经济体民众的首要担忧对象。
2018年9月18日

“全球命运共同体”的虚与实

帕顿:习近平说的没错,在全球化的世界中,我们必须携手合作。然而,这需要清晰的头脑、能够区分辞令与现实。
2018年9月17日

过度怀旧会让我们失去未来

斯蒂芬斯:在那些被民族主义者们神化的“旧日时光”中,人们的情绪往往是进步的,欢迎新技术,也欢迎新到来者。
2018年8月22日

西方忽视了中俄同盟的威胁

吉密欧: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盟友的想法,跟冷战时期把全球共产主义视为铁板一块一样错误。
2018年8月13日

为什么说民粹主义尚未达到最高潮?

邰蒂:1939年,民粹主义的高涨以二战收场。如今的领导人和选民能否吸取历史的教训?局势看起来不容乐观。
2018年8月13日

特朗普和普京梦想的世界新秩序

斯劳特:现任美俄总统都支持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将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归多极“强国”政治。
2018年7月24日

特朗普与自由世界秩序之间的战争

沃尔夫:特朗普不是帕默斯顿,现在也不是19世纪中期。特朗普在无知和怨恨驱动下采取的做生意似的方式将带来灾难。
2018年7月5日

新一轮反美浪潮的兴起

卢斯:先前的几轮反美浪潮大多跟战争有关。眼下这轮反美浪潮出现在和平时期,并且可能不会随着特朗普下台而消失。
2018年6月25日

FT社评:少了美国领导的多边体系如何前行?

美国随随便便地腾出了领导位置,短期内没有一个经济体能取代它。然而多边体系并未完全分崩离析,其他各方更应加强合作。
2018年6月7日

特朗普带领“美国独行”的高昂代价

卢斯: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再次胜选,其带来的全球冲击将远远超过第一次。这将证实所有人的担忧,即美国已经做出一个长远决定,放弃其打造的全球秩序。
2018年5月25日

美国为什么成了自由国际秩序的敌人?

斯蒂芬斯:如果说西方过去在捍卫基于规则的体系方面还只是漫不经心,而今的白宫主人却断然否定了它。
2018年5月23日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