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马奖

金马风波:还有所谓的“大中华市场”吗?

杜恺波:累积数十年的两岸三地电影工业链不会因此而脱钩,但这次金马风波却反应了“大中华共同市场”的脆弱。

这说来讽刺。

1960年代,两岸冷战时期,台湾政府以金门、马祖为名,号招电影工作者效法前线国军的奋发精神,特别设立金马奖。没想到56年后,敌我分明的冷战又回来了。

本月7日,中国电影局宣布,暂停中国大陆的电影人来台参加金马奖。不只中国大陆的电影人收到了禁令,在过去这几天,也陆续传出香港片商受到压力,倘若港人来台参加金马奖,所演出或制作的电影就无法在中国大陆上映。

在更早之前,中国电影家协会已在6月17日宣布,本届金鸡百花奖与金马奖选在同一天,暗示着中国大陆的电影人,在两个典礼之间,你必须选边站。

很多人把这次金马禁令,归咎到去年的金马颁奖典礼,最佳纪录片得主傅瑜的得奖感言“太敏感”,使得北京必须在今年提前表态,防止“意外”。也有人从更大的区域政治来解读,面对中美关系、台湾大选、还有当前的香港局势,这次禁令就像暂停陆客到台自由行一般,不过是北京对台湾的另一个牵制。

“可惜了”,几乎所有电影人在这几天都有类似的感叹。毕竟,金马奖不只是一晚的盛会,更多的是电影工业的展现、还有两岸三地影人的交流。

尽管当年金马奖的设立,有浓厚的冷战味,但从金马奖历年的得奖名单来看,却能看到台湾社会的演变、以及“华语电影”的想像与成形。

上世纪80、90年代,台湾解除戒严、取消外国电影进口配额,当时一枝独秀的香港电影,抢占台湾的大屏幕,港片《滚滚红尘》、《甜蜜蜜》也陆续拿下金马奖的最佳剧情片。在此同时,台湾导演杨德昌等人在1987年发起“台湾电影宣言”,吹响“台湾电影新浪潮”,贴近庶民生活的本地写实电影,例如《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儿子的大玩偶》、《悲情城市》等,也陆续获颁金马奖而进入大众的视野。

这段期间,也不能不提金马奖在1996年开放中国大陆作品报名,正式成为面向所有华语电影的奖项。那一年,大陆导演姜文第一次执导的作品《阳光灿烂的日子》,一入围就拿下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等6项大奖。很多台湾观众是通过金马奖,第一次认识到中国大陆的电影作品,在台湾官方的叙事版本之外,从电影里理解对岸的悲喜。

而在金马之外,香港与大陆的合拍片,也在那个年代加入了台湾的角色。“台湾资金、香港制作、大陆取景”,是当时两岸三地的最佳资源组合。一直到1990年代中期,台湾为了加入WTO,逐步开放美国影片进口,台湾片商的资金才逐渐萎缩。

2002年,台湾正式加入WTO,失去对本土电影的保护制度,好莱坞电影大举入侵,台湾电影产业发展开始面临困境。但在金马的平台上,也慢慢看到国际资本合作的得奖作品,例如《卧虎藏龙》、《双曈》等,这也意味着台湾电影工作者,势必得学习在全球化下运作电影工业。

同一时间,随着中国大陆成为全球前两大电影市场、电影工业所需的资金和技术一一到位,华语电影市场的重心也逐渐移转到中国大陆。这样的趋势反映到金马入围名单上,也开始频繁看到来自大陆的作品,部分在中国大陆被禁演的作品,也通过金马奖而被看到。最让外界讨论的,莫过于2018年的金马奖。当年入围最佳剧情片的5部作品里,只有一部来自台湾,最佳导演的入围者,全由大陆导演囊括。因为金马的包容与多元,不意外这个奖项被视为华语世界的最佳电影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CH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