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七月的心思

老愚:日子跳跃着到了盛夏,一年里最让人不安的季节。世界表面上还是从前的那个世界,可你知道的一切都在急速改变。

日子跳跃着到了盛夏,一年里最让人不安的季节。

世界表面上还是从前的那个世界,可你知道的一切都在急速改变。

两个阵营的对峙与决战,使坚固的不再坚固——人们需要面对一切未知,生活的步伐依稀如同昨日,心态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好像踩在消融的冰面上,随时有坠入深渊之虞。人心如水浮荡变幻。巨大的不确定性带给人诸多惶恐,原本在旧世界笃定的心灵,也恍惚迷离起来。

身处以邪为正的末世,每个人都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心灵考验:认同意味着把灵魂交给了撒旦,从此只是一具轻飘飘的行尸走肉;拒绝与之同流合污,便要承受孤独的负荷,于忍耐中期待巨手翻转这颠倒的乾坤。笼罩在邪恶阴影里,任何一个貌似逍遥的生灵都不可避免地遭受伤害,近乎僵硬粗暴的社会氛围,给予人的惟有暗伤。

我们假装生活于一个正常的时空,坚守良知,期盼正义——这出于生命本能的东西,在与邪恶的抗衡中不免会有损耗甚至损毁。

精神病症中有一种名之曰恶劣心境,指长时间情绪低落,悲观厌世,在这样的时代,此种情形的人群正在急速增长。是的,在掌控者眼里,不顺从的皆为垃圾。他们有能力制造各种垃圾,也有意愿生产更多的垃圾,胁从者按照他们颁布的严苛分类标签,轻易即可将我们掷入标注为“有毒”的垃圾桶中。

一个任性、空转的政权,它的最大本事即是生产垃圾。它制造形形色色的垃圾,制造虚假滥情的精神垃圾,制造窒息心性的视觉垃圾……在一个覆盖了自己蛮横意志的国土上为所欲为。

不言自明,只有正义的社会才有正当的生活;非正义的生存,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我们必须而且只有生活于真正的文明之中,才能获得人的尊严,生命才有值得一过的价值。降低人权欲求,满足于动物本能式的生活,无异于自戕。这样的道理,今天若要给人说出来,竟有不合时宜之叹。在实利的、势利的众人面前,律师浦志强、牧师王怡一类人物的遭遇实在是咎由自取。在一个被监控技术和“刀把子”联袂统治的时代,识时务的乖巧是必备的生存本领。

唉,唉,曾经令晚清有识之士憧憬的大同世界,转瞬间仿佛渺不可闻;上世纪八十年代激励中国人的那股自由之风,亦似乎只是一个美好的传说。

不,我不相信!

觉悟了的,很难再回到正邪不分的蒙昧状态。正如众人瞩目的三峡大坝,现今的中国恰好处于专家所说的“弹性变形”阶段,一旦内在之力凝聚起来,某一天或许就会推开强加于自己的蛮力。今年夏天以来的一系列事实证明,沉默的大多数拥有无可估量的力量。

改变每天都在进行。

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前,倘使无力做好汉,那就不妨做一个看客罢。

暗夜里,高而怪的天空,一定有别样的风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CH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