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国政治

博尔顿若去职对东北亚意味着什么?

王鹏:博尔顿和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初心”是完全矛盾的,他若去职,美国半岛政策可能发生戏剧性的变化。

日前,有关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去职的传闻盛行于美国政策圈。此前,一度被认为对特朗普政府对外安全政策较有影响力的博尔顿被排除在6月30日于朝韩边境板门店举行的朝美首脑会晤之外。这一事件加速了有关博尔顿已被特朗普抛弃的传言。有消息人士认为现任美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的比根(Stephen Biegun)将接替博尔顿的职位。

正如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托马斯•莱特(Thomas Light)曾撰文所指出的,在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外交事务上,或许特朗普再也无法忍受坚持己见、桀骜不驯、与他“离心离德”、“渐行渐远”的博尔顿了——总统需要的是蓬佩奥那样高执行力的驯服工具,而不是睿智的谋臣,更不是固执己见的“西厅异己分子”(Dissenter at the West Wing)。对特朗普而言,忠诚永远比能力更重要。

同样,也有分析指出,坚持己见以及将坚持数十年一以贯之的政治立场和战略主张(如敌视朝鲜、伊朗,极力主张政权更迭)视为个人荣誉、名节之根本的博尔顿,似乎也没有必要在失去主公信任和重用的前提下,继续尸位素餐地居于庙堂。故,综合特朗普与博尔顿两方面的情况来看,坊间有关此次白宫重大人士变更的传闻不像是空穴来风。

如果假定上述传闻为真,那么接下来需要研判的就是博尔顿近期的去职,将会如何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尤其是对朝、对伊朗,以及对朝鲜邻国的态度。

博尔顿的“初心”

在当年博尔顿正式走马上任前,大约两个月前,他曾于耶鲁大学发表公开演讲,谈到他眼中对美国的两个“大威胁”——中国与俄罗斯,和两个“小威胁”——朝鲜与伊朗。这个观点并不新鲜,此前此后类似的表述都有公开见到。但当时他即将被特朗普“点将”的传闻已在华府传开,所以那次“潜邸演讲”颇有点“预就职演说”的意味。而他上任后,作为一个在“不忘初心”这一点上似乎并不亚于特朗普的人,也在不遗余力地鼓动特朗普政府打击他所认定的“威胁”。

需要指出的是,相对于此前蓬佩奥对中国发起的“全球诋毁战”,博尔顿至少在公开场合似乎并没有对他曾多次强调的“两个大敌人”表示过多的敌意,或者要发起迫在眉睫的打击。相反,对他口中的“两个小敌人”则往往表现得非常强硬。他的强硬在伊朗问题和朝核问题上都可能和特朗普当下的主张与心境产生抵牾。

就伊朗而言,博尔顿和特朗普态度原本都是一样强硬的。当然,也有区别:博尔顿是明确以伊朗政府政权更迭为目标,而特朗普及其内阁其他成员,至少没有公开认定这一目标。而从其实际行动来看,特朗普及其内阁主流的主张是对伊朗极限施压,小目标是通过经济封锁、引发内乱而彻底断绝伊朗的核武计划,大目标则是进一步削弱德黑兰政权。然而,是否一定如博尔顿一样坚决要更迭其政权,也许特朗普政府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以其商人的算计来看,如果要实现这个目标,那一定是美国本国所支付的成本非常有限,美国自身所冒的风险绝对可控。

上述推理可以从几周前的“伊朗击落美无人机事件”得到一定确证。此前美方咄咄逼人,包括直指伊朗用鱼雷攻击穿越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的,大有山雨欲来之势。当时,国际社会的观察者们已经将美伊之间何时、以何种方式爆发战争提上议事日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