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香港

香港抗议活动激进化引发商界担忧

原本和平的抗议活动得到了公众广泛支持,但随着年轻抗议者采取越来越激进的策略,一些商界人士认为他们做得过头了。

6月初,上百万人走上香港街头,抗议一项允许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内地受审的条例。林朗熙(Roy Lim)也参加了游行。作为一名时常往来于中国内地和香港之间的企业高管,他对这项拟修订的条例深感不安。

一波反对该条例的基本上和平的抗议活动在香港得到了公众的广泛支持,但是,随着年轻的抗议者采取越来越激进的策略——包括6月24日的静坐导致香港税务部门关闭,以及上周短暂占领和破坏香港立法会——林朗熙说他们做得过头了。

“我完全不认同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这是没有必要的,尤其是当政府已经退了一步的时候。”林朗熙说,他指的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Carrie Lam)做出的在事实上搁置该条例的决定。

“真的失控了。”林朗熙补充称,“我们希望事态平息下来,因为如果人们继续包围政府大楼,这会影响(商界)。”

林朗熙所在的东兴集团(Tung Hing Automation)是三菱(Mitsubishi)自动化设备在中国最大的分销商。上个月香港税务大楼突然被抗议者包围的时候,他本人就在里面。

林朗熙的言论反映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担忧,即抗议者更为激进的策略可能会疏远那些既支持香港在更大程度上实行自治、也支持香港与内地继续加深经济和金融联系的人士。

6月17日,即林郑月娥在公众压力下作出让步、暂缓推进该条例的次日,抗议者举行了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会。组织者表示,这次集会吸引了近200万人参加,相当于香港总人口的约30%,而警方公布的数字是33.8万人。不管怎样,这明显表明引渡条例不受欢迎。

但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的中国问题专家曾锐生(Steve Tsang)教授认为,抗议者冲击立法会的行为会给运动带来“反效果和破坏”。曾教授表示:“这会让香港人分化,从而弱化之前要求林郑月娥(彻底)撤回条例并下台的呼声。”

还有些人表示,立法会大楼内的混乱场面削弱了很多抗议者声称他们在努力维护的东西——法治。

“你不能说你想要法治,然后又去削弱法治。如果我们不能保护(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我们就会失去我们在这个地区的独特竞争优势。”一家香港大型贸易公司的执行主席、全国政协委员李大壮(David Lie)表示。

香港付货人委员会(Hong Kong Shippers' Council)主席林宣武(Willy Lin)担心,考虑到香港与内地商业联系的重要性,抗议活动可能会侵蚀香港的经济繁荣。林宣武表示:“上周我在欧洲与客户会面的时候,他们提出了(对香港局势的)担忧。”

香港和内地珠三角城市之间的陆海过境口岸属于世界上最繁忙的口岸之列。而根据香港2016年进行的上一次中期人口统计,逾8.2万香港居民在中国内地工作。

除了他们以外,从店铺老板和卡车司机到工厂主和投资银行家,还有成千上万的香港人获益于内地和香港日益紧密的联系,他们也支持加强两地之间的联系。

香港一家大型建筑集团的前董事长叶维义(V-Nee Yeh)认为,那些希望与内地减少经济和政治融合的抗议者,仿佛是想阻止珠江流动。“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它)关乎切实可行和可以实现的东西。有时候你不得不接受现实。”作为建制派,叶维义曾是协助香港特首决策的行政会议的一名成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