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美国对外经贸政策为何转向?

陆丁:对等公平的双边经贸关系,是美国力求实现的近期目标。而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则是美国追求的理想经贸秩序。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在对外经贸关系上,动作频频,先是迫使邻居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又与日本和欧盟在争执摩擦中启动双边贸易协定谈判,在与中国贸易谈判过程中多次以加征关税要挟、威胁升级贸易战,还取消了对印度等国的普惠制关税待遇。

这些动作和上个世纪美国在世界舞台上高举贸易自由大旗、推行经济自由化的传统形象大相径庭。以“贸易总是互利双赢”的信念来评判,美国政府近来的所作所为“损人不利己”。黑云压城之下,有评论认为,美国决策者已被“美国优先”遮住了双眼,孤注一掷地用单边主义破坏国际经济规则和秩序,完全是逆全球化、倒行逆施的愚蠢行为。

美国政府的对外经贸政策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转变?这个转变是否意味着美国决策者已经愚蠢到把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当作国策?这得从美国对华贸易“吃亏论”的由来说起。

特朗普发起的对华贸易战,在美国具有民粹主义基础,并不令人意外。中国在世纪之交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美国国会在2000年10月通过了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 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地位,从此大量中国制造的商品涌入美国,中国经济的也迅速崛起,在短短十年间,从世界的第六大经济体(2000年)成长为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与此成对照的是,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曾经在1965-2000年间长期维持在1千8百万左右,居然在2001-2007年间剧减18%!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多年乏力迟缓,收入不均恶化,外贸逆差持续扩大,近年来全部对外货物贸易逆差中竟有几乎一半产生于对华贸易。一般美国民众,尤其是生活在制造业衰落严重的“铁锈带”的民众,很容易相信把一系列美国国内经济困难归罪于对华贸易失衡的说法。

较早论证美国对华贸易“吃亏”的是加州大学教授纳瓦罗(Peter Navarro)。他分别在2006年和2011年出版了《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和《致命中国》两本书,指出中美贸易不平衡的背后,是两国企业之间存在着严重不平等竞争条件。在他的书中,早已经列举了如今成为中美贸易争端的一系列主要议题,如“知识产权攫取”、“人民币汇率操控”、“产业政策补贴”等等。不过,虽然纳瓦罗后来成为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智囊,此人却从来没有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过有关国际经贸研究的像样成果。

值得注意的是,将美国制造业本世纪以来的加速衰落和失业问题的加剧归咎于所谓“中国冲击”,并非仅凭民众的直觉,而是得到经济学研究验证支持的。在主流学术界敲响“中国冲击”警钟的是三位经济学家:麻省理工的D. Autor, 苏黎世大学的D. Dorn,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GH. Hanson。他们2013年在经济学界顶级期刊《美国经济评论》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综合症”的论文,颇具影响力。根据对美国各地社区的产业和就业数据的分析,他们发现在1990至2007年间中国输美商品激增直接导致了与进口商品相关的许多制造业就业岗位消失,约占该时期全美制造业就业剧减的四分之一。商品进口激增也引致了制造业以外的实际工资水平下降;在就业岗位减少和工资下降的双重打击下,平均家庭收入急剧减少,从而触发了各种社会福利体系的转移支付激增,加剧了各级政府财政负担。面临当地工资水平的全面下降,部分制造业的失业者甚至放弃了寻找新的就业机会,从而降低了劳动参与率。在2016年这三位学者又与发展经济学的大师D. Acemoglu等人合作研究,用总体均衡模型估算出,在1999-2011年间来自中国进口的竞争不仅对制造业就业造成冲击,还通过产业间投入产出联系对国内其它上下游行业的就业产生负面影响,总共减少了美国2百万至2百40万份工作机会。这三位学者在2018年发表的论文用数据分析揭示,由进口贸易竞争所导致的制造业工作岗位消失,对于青壮年男性的就业和收入打击尤为严重,减少了这些人成家立业的机会,从而对结婚率、生育率、以及儿童家庭环境等都产生了深远的负面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CH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