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今年像哪一年”:这个问题错在哪里

章凯恺: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问错了方向,机械周期观、历史经验式的研究方法,在社会科学中并不适用。

眼下流行着一种方法论的误区。历史的经验被相信可以为现时经济结果的有效性提供某种保证。“今年像哪一年”的话题在金融研究探讨中不断出现,论证者引用详尽的数据和图形分析证明今年究竟是过往哪一个年份的翻版,大类资产的走势展望和投资策略应该如何借鉴历史、获得盈利。但“今年像哪一年”这个问题恐怕从一开始就问错了方向——机械周期观、历史经验式的研究方法是一种在社会科学中并不适用的错误路径。

像的诱惑

事物的相似性会激发起认识者的一种幻觉,但相似性从来不是事物的本质属性。在历史长河的浩瀚素材中,要寻找到相似性并不难,尤其如果只把经济政策环境和大类资产的强弱走势划分为简单的几档,更是降低了这个游戏的难度。如果这类研究的意义仅在于抚慰和鼓励市场参与者的心,经济研究就有朝着蛊术方向发展的危险。如果不是,我们就必须正视这种“像”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经济周期和历史发展趋势的机械化理解可能是错误的主要源头。一些研究者认为经济的周期属性就是历史的不断循环重演,只是每次周期的细节会做调整,发现了当下经济运行的特征正好对应于上一轮周期的相似阶段,便是寻找到了宝箱密匙。但周期性同样不是社会经济演化的本质描述——经济历程周而复始地运动只是一个古老幻想。在一个经济参与主体的行为完全地决定了经济系统运动形态的复杂系统,经济主体对“经济周期运动”的知识可以通过套利方式破坏预期中的周期,就好像金融市场参与者在2018年集体产生的“2019年会出现股票下跌”的预期使得卖出的行为在2018年就即时发生,使得股票市场在2018年而非2019年出现明显的下跌。

对经济发展脉络的走向,历史亦不能提供准确的保证。经济研究的历史视角毫无疑问是一种有益的补充,尤其是一些显然违背逻辑常理的设想,历史的理解视角可以察觉其不合理性。但是经济研究的历史视角区别于经济研究的历史经验方法论,后者虽然往往体现出论证的保守和严谨,但研究对象不是现时真实世界,对于史实的统计性归纳方法只能是面向过去的描述。

如近期“修昔底德陷阱”的讨论不绝于耳,将历史上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对抗的例子照搬到目前世界的中美关系上,并引用数据,表明中国与当时成功追赶并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有多么“像”。细究之下,这种相似性所激发的认知幻觉毫无益处。除非美方高层智囊笃信此战略冲突理论,在政策上对华采取激烈对抗的施压策略,使中国采取被动的战略反击,继而令“修昔底德陷阱”的信奉者“证明”他们所设想的冲突“真的如期到来”。实际上这是一种“害怕什么来什么”的恐惧预期自我实现,同时也是一种无视事实的错误认知思维:若美国在中国并未如此强大时采取打压政策,中国同样会采取制衡反击,这无关经济体量大小;中国独特的体制优势、爱好和平的民族性格和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国家决心也是历史上其他经济大国很难具备的特点。考虑以下事实后会令“修昔底德陷阱”的炒作者更哑口无言:从某些实际购买力平价理论等非GDP统计角度,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这过程中大规模的战争冲突何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CH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