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精英

不接地气的高层论坛

从达沃斯到米尔肯会议,精英们在高层论坛上纷纷高谈阔论,但是,他们真正与占人口99%的广大人群沟通了吗?

局外人很容易对在米尔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年度会议这样的活动上达成的精英共识嗤之以鼻。最近举行的这个会议汇聚了世界上最富有的4000名投资者和高管,在比弗利山(Beverly Hills)的棕榈树下探讨如何“推动共同繁荣”。

胸前悬着代表证的投资者和高管挤满了希尔顿酒店(Hilton),在聆听以人工智能、伦理投资和美中关系为主题的寻常的专家小组讨论之余,他们还有机会在酒店的“健康花园”用一场“铜锣浴”(Gong Bath)来“释放堵塞的情绪”,或者抱抱可以缓解压力的幼犬。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曾举办过一场名为“掠食者舞会”(Predators' Ball)的年度活动,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他的垃圾债券正为“企业掠夺者”提供融资。如今他的会议展现出比较柔性的形象。

要么是因为这些幼犬,要么是因为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会场氛围出人意料地轻松,人们近乎普遍相信,鸽派的美联储将让美国的多年牛市再延续一阵。

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类会议一直参杂着一种焦虑情绪:从达沃斯(Davos)到阿斯彭(Aspen),与会的精英们意识到自己处于双层式经济的尖顶暴露位置。尤其是自2016年退欧公投以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使他们自信的预测落空以来,他们一直试图弄明白一个问题:继民粹主义、不平等和保护主义之后,还会有哪些类似的令人不安的力量可能让他们措手不及?

今年的米尔肯会议显示,这种担忧升至了一个新的水平。包括对冲基金Citadel的肯•格里芬(Ken Griffin)在内的演讲者都在担心,美国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钟情已经帮助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左翼政治人物人气高涨。在呼应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的警告时,古根海姆合伙人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的艾伦•施瓦茨(Alan Schwartz)更进一步,他告诉满屋子西装革履的听众,阶级战争已经到来。

这种担忧正在变成一种共识。需要推动资本主义朝着更加包容、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的呼声,在一个又一个专家小组讨论中得到了呼应。很难听到任何有逆向思维的局外人提出,这样的微调或许无法安抚双层式经济下层不耐烦的广大人群。

因此,首席执行官们纷纷点头附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呼吁的企业再培训计划(以救助被自动化夺走就业岗位的蓝领工人),却不去倾听任何矿工或工会领袖的想法。上了年纪的发言者断言,对社会主义的同情只是苏联解体后出生的人群表现出的语义混淆,却没有邀请任何年轻选民谈谈他们的观点。围绕移民或企业税收减免的分歧也没有在讲台上反映出来。

在其他一些会议上,少数持异议的人士因直言不讳而名声大噪。阿斯彭思想节的常客、后对此类活动提出质疑的阿南德•吉里达拉达斯(Anand Giridharadas)写了一本商业畅销书,将慈善事业称为富豪们维持现状的“精英把戏”。

荷兰作家鲁特格尔•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今年1月在世界经济论坛(WEF)上的言论也引发了社交媒体的热议。他说,看着达沃斯论坛上的讨论小组专家就收入不平等发表高论、却闭口不谈富人的避税行为,就像在消防员开会时没人可以提到水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CH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