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汽车业

中国汽车市场的困境

高斌: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出的“征求意见稿”凸显中国汽车业进退维谷的现状。刺激生产却限制消费,矛盾根源在哪里?

面对经济放缓,中国政府希望通过刺激汽车、家电、手机行业的更新消费来扭转趋势,但如果同时出台拥堵费、上调车辆购置税和成品油消费税等措施,能否达到政策目标很难预料。

平淡的2019上海国际车展期间,展会外曝出两条大新闻:一个是席卷全国的陕西奔驰车主维权事件,另一个是中国政府准备出手拯救岌岌可危的汽车市场。

一份中国汽车市场的救市意见稿

在媒体曝出的一份由国家发改委办公厅发出的《推动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实施方案(2019-2020)(征求意见稿)》的文件中,披露出一系列处于酝酿中的救市细节。

汽车作为该文件最重要部分,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已实施限购的地方应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转变,根据路段拥堵情况合理设置拥堵区域,细化交通管理措施,科学引导车辆出行,对拥堵区域外车牌核发不予限制。已实施限购的地方,2019年和2020年车牌增量指标数量在2018年的基础上,分别增加50%、100%,取消对无车家庭购车的限制,对小客车更新指标的申请不得设置数量限制。

同时还要求,各地取消对新能源汽车的限行、限购,鼓励汽车消费升级为房车,皮卡进城试点范围从河北等6省区扩大到市场需求旺盛的地区,2020年底前,地级以下城市全部取消皮卡进城限制。

完善鼓励汽车消费的税收机制。加大车辆购置税改革力度,探索实施差别化税率。推动汽车消费税改革,由生产环节调整为零售环节征收。将车辆购置税和消费税调整为中央与地方共享税种,鼓励地方政府优化汽车消费环境。研究提高成品油消费税额措施,增强新能源汽车对传统燃油汽车的替代优势。研究制定购车支出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扣除办法,对个人购买新能源汽车,允许其将购车支出分年度扣除等。

鼓励汽车生产VS限制汽车消费

这个充满矛盾的《征求意见稿》凸显中国政府左右为难。自“入世”以来,房地产与汽车是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两大引擎,土地转让收入是地方政府的命根子,汽车相关税费收入对中央政府来说,虽然不是命根子,也是极为重要的财政支柱。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井水不犯河水的中央与地方政府,依靠两条财税线各得其乐,经济持续繁荣。但在中央政府用“房住不炒”将土地财政这个怪兽压在掌心之下后,猛然发现另一经济引擎汽车业,早已被地方政府五花大绑动弹不得。

2018年,房地产与汽车两大引擎的熄火,是中国经济失速的重要因素。这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结果出现,原因在于1994年税制改革后,中国中央政府通过数次税改,将绝大部分税收收入都收入自己囊中,地方政府只剩下一些高征收成本的少量税收收入。

在汽车产业链条中,除生产环节少部分税收外,消费环节的汽车消费税、车辆购置税、成品油消费税等都落入中央政府口袋,而大量道路、停车场等公共支出却要由地方政府承担。

加之人口又大规模、爆发式向东部地区及中心城市转移,因此越是发达地区,越难以承受汽车消费快速增长带来的财政压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CH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