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CH

为您推荐

简氏酒庄

女人和葡萄酒

简希丝•罗宾逊:女性的品酒能力超过男性。在欧美,超过一半的葡萄酒是女性购买的。女性的品味引领着市场,几乎世界各地的酿酒都在日益女性化。

女性与葡萄酒的关系,是否跟男性与葡萄酒的关系不同?我颇有这番感觉——至少作为一个消费者而言。其实,就葡萄酒而言,我肯定不会喜欢成为一个男性。葡萄酒跟汽车和西装一样,是重要的社会身份标志。社会期待男性懂葡萄酒,如果他们对葡萄酒的认知出了什么差错,社会对他们的看法就打了折扣。另一方面,没人期待女性对葡萄酒有任何了解——例如在宴会上,大部分侍者只是主动问男宾要不要酒。

挑选酒单中的哪款葡萄酒,或是在家饮用哪款葡萄酒,每每成为衡量男性身份的标准。面对葡萄酒,男性的疑问往往是“它的档次或价位是否配得上我的老板/客户/朋友?”而女性的常见问题更轻松:“我喜不喜欢喝这款酒/是否愿意与别人分享这款酒?”

这种性别分歧与男性的品酒能力毫无关系。丰富的文献记载显示,大体而言(这绝不是个人之见),女性的品酒能力超过男性,在试验中,她们对酒的品鉴更准确、表现更稳定。

不久前,我有幸参加了“数码圈葡萄酒通讯会”(Digital Wine Communications Conference,欧洲葡萄酒博客作家们聚会的最新名称),这次通讯会的主题是“葡萄酒界的女性够多了”。梅宁阁(Meininger)国际葡萄酒行业杂志的主编费莉西蒂•卡特(Felicity Carter)认为,女性已经是世界葡萄酒市场最强有力的经济力量。正如她指出的那样,美国(终于)是世界头号葡萄酒消费国,该国经常购买葡萄酒的消费者中有59%是女性,偶尔购买葡萄酒的消费者中有50%是女性。她还提醒我们,研究公司尼尔森(Nielsen)表示,在那些无所不售的超市里,每卖出10瓶葡萄酒就有7瓶左右被女性买走。作为堪与匹敌的欧洲葡萄酒进口大国,德国的情况也是如此。

在我之前担任美国《纽约时报》葡萄酒记者、已故的埃德蒙•彭宁-劳斯尔(Edmund Penning-Rowsell)几十年前就承认了这种现象的存在,但他坚称:“她们是帮丈夫买。”我觉得不是。我所认识的女性都敏锐地了解自己的个人品味,很难被那些针对性差的“女性酒”影响,例如Jezebel,其广告语是“终于有了能让女士们欣赏的酒”、“瘦女孩”(Skinnygirl)和“活泼女孩”(Bubbly Girl)这样名字难听的酒。但看看全球葡萄种植格局的演变,你可以观察到女性潮流对葡萄品种的影响。再见了,霞多丽(Chardonnay)。欢迎你,灰比诺(Pinot Grigio)。

女性对葡萄酒的影响不局限于大众市场。她们在难度最高的品酒测验——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资格考试——的通过率已经高于男性,而在一年一度的葡萄酒与烈酒教育信托基金(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考试(世界各地有5.6万名考生参加)中,过去8届的获胜者均为女性。

酒窖和葡萄园也出现了女性的身影。20世纪80年代初,作为澳大利亚南部唯一的女性酿酒师和葡萄酒评审,麦克拉伦谷(McLaren Vale)教堂山(Chapel Hill)的帕姆•邓斯福德(Pam Dunsford)被视为奇葩。如今,瓦妮亚•卡伦(Vanya Cullen)、路易莎•罗斯(Louisa Rose)和弗吉尼娅•威尔科克(Virginia Willcock)是澳大利亚三位最受推崇的酿酒师(不论男女),澳大利亚年轻的酿酒师、葡萄种植师和侍酒师以她们为榜样。

加利福尼亚州尤其是女性酿酒的热土。到了20世纪90年代,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葡萄栽培学和葡萄酒酿造学专业的毕业生已有近半为女性。该州最受热捧的知名酿酒师也有不少是女性。在面对诸多准备把资金投入葡萄园的成功商人时,人际能力和性情温柔都可能是颇被看重的素质。“加州女酿酒师”(Women Winemakers of California)网站罗列了近300位技艺熟练的酿酒师,其中许多已经成名。南非掀起了一阵重新评价老藤的潮流,而酒庄女经理罗莎•克鲁格(Rosa Kruger)可谓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CH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CH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