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独家深度专访丨雷军:金山云是一场“赌局” 巨头游戏中只能这样活

CH金融 2020-05-13 16:30:44

作者:王皙皙    责编:赵伟

对金山云来说,上市并非终点而是新的起点。这个起点将如何展开,雷军再次接受了CH金融记者的独家专访。
独家深度专访丨雷军:金山云是一场“赌局” 巨头游戏中只能这样活

5月8日是雷军的又一个高光时刻,这是继2007年赴港上市的金山软件、2018年赴港上市的小米集团、2019年科创板上市的金山办公之后,雷军执掌的第四家公司金山云上市。

上市后的金山云成为了当前美股中唯一一个中国纯云服务商。上市短短两天,金山云股价大涨超50%,市值超300亿人民币。雷军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排行榜的名次也提升至中国第九大富豪。

“集团层面赌未来十年的,就是金山云。”在2013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雷军表示。金山云,可以说是雷军8年前以10亿美元All in的一个“大赌局”。

发展前期,金山云靠金山系、小米系等兄弟企业“奶活”。此后,以游戏、视频、金融等为切入点,专注垂直领域,与阿里云、腾讯云等进行差异化竞争。加上巨量资金投入,金山云成为云计算领域“黑马”。

如今“赌局”结果揭晓:金山云成为中国最大的独立的云服务供应商,中国第三大云服务供应商,也是当前美股市场中唯一一个中国纯云服务商投资标的。

如果说8年前All in金山云是雷军最大的“赌局”,那么上市后这也许是一场新的“赌局”。

面对阿里云腾讯云合计市场份额超过50%的云服务市场,金山云这个市场份额仅5.4%的“第三名”如何突围?8年来,背靠小米系、金山系的金山云连年亏损,上市后如何应对投资者对盈利的渴求?这些也许都是摆在面前现实的问题。

对金山云来说,上市并非终点而是新的起点。这个起点将如何展开,雷军再次接受了CH金融记者的独家专访。

记者:目前国际经济形势动荡,欧美疫情仍处重灾区,金山云为什么选择此时在美国上市?

雷军:第一个就是金山云创业八年时间,在运营和管理团队全体员工的努力下,已经发展到一个阶段。我们启动IPO应该是2019年12月,所以我们其实在疫情前就已经启动了IPO,说实话,疫情开始以后我觉得我们这次肯定黄了,肯定上不了,一路上非常的忐忑不安。

在4月底、5月初,我们最终决定是不是要IPO的时候,就是是不是要路演,我们还是开了很长的会,讨论来讨论去,我觉得第一个这个时机已经比较成熟,第二个在疫情的压力下,中概股的压力巨大,如果金山云能够成功的IPO,将提振整体市场情绪,所以我们最后下定决心冲一把。

当然,当我们这个决心一下,当公开递交以后,我觉得市场反应的强烈程度远超过我的想象,还有投资者,在我们还没有开始路演就跟我谈能不能多给点额度,真的让我很惊讶,我真心没有想到。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一方面金山云干得好,另一方面,生逢其时,在这个时间点,全球投资者对云服务市场的认可度达到一定高度。疫情我觉得也是相当于为云服务做了一次普及性的宣传,因为大家在家办公,在家上学,我觉得这对云服务的市场是个巨大的机会。

记者:您很早就提出了ALL IN CLOUD,金山云现在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独立的云服务商和第三大的互联网云服务商,有人说云是您下一个矿山,您怎么认为?

雷军:2011年我做了董事长,我组织大家讨论,我说我们怎么能够面向未来进行布局?经过很久的探讨,大家达成了共识,觉得云服务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风口。那么,怎么做云服务?后来一研究发现这是一个巨头游戏,金山软件这么大规模的公司不一定做得了。经过反复考虑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就是ALL IN CLOUD,只有ALL IN CLOUD,才有一线胜出的机会。最后大家想来想去就把所有的资源拿出来做金山云。

雷军:我觉得做云服务很不容易,难不难不在今天,难在八年前决定干云服务。我觉得如果我是一个无知无畏的,第一次创业的创业者,选云服务其实没有什么,但是对我干了20多年,因为我是金山的大股东,拿我们自己的钱干云服务,这是需要何等的勇气和决心。2012年我们做云服务,其实我们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投资者就有很大意见,国内当时只有阿里云在做,其他的巨头都还非常不看好,觉得还需要再等5-10年。2012年我们决定干,到2013年我们开始论证,我们先开始从云服务商切入。

记者:您的想法很超前,十年前(深圳IT峰会时),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在讨论的时候,马云觉得云很有前途,但是马化腾觉得这个很遥远。

雷军:最先大规模投入的是阿里,我们是第二家。我想,云服务其实就是信息社会的“煤水电”,就是基础设施,如果把这个做好了,就相当于整个IT行业,这个事特别适合金山软件做。因为金山软件有耐心,金山软件已经做了30多年,有耐心、专注、百折不挠,我当董事长以后,选择了未来十年大方向就是云服务,这也是结合我们金山软件的特点设计的。

记者:国内云服务市场格局需要几年才会相对稳定?

雷军:我觉得发展到现在已经初步稳定了,想做的人、应该做的人都布局了,都已经进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局面比较初步稳定了。这八年下来,我觉得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竞争,今天想入场的、能入场的都入场了,留在牌桌上的厂商已经没有几家了。

记者:您觉得在今年或者明年,什么样的时点上可能会有爆发性的增长?空间速度怎么样?

雷军:应该说,过去的十年云计算在普遍的阶段在萌芽和起步阶段,没有大规模的普及,所以我对云服务在中国是非常乐观的。我觉得还没有真正开始爆发,说实话,我觉得这次疫情对于互联网协同工作,云服务是一个巨大的推动。因为大家能不出差尽量不出差,能不开会尽量不开会,这导致了协同办公和云的机会。大家都看到了疫情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问题,疫情对于云服务有一定的推动性,这是一个危机,有很多的困难,但是也会有新的机会。

记者:但是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你们有什么核心竞争力和优势?

雷军:云服务我们这么看好,我们怎么干?云服务又是一个巨头的游戏,怎么在巨头林立的云服务市场里面生存下去?其实我们想了两点:

1、专注。我们不是巨头,我们不能干大全,我们能不能专注在几个行业?我们能不能专注在头部客户,我们能不能走跟阿里云差异化的路线?我觉得这是第一个大的战略。

2、得不怕死,得敢干。刚想做云服务时,我们算了一下家底,我觉得我们最多只能输10亿美元,可是金山软件是个上市公司,也不能我雷军一个人说了算,于是高层开了几次会,最后又是董事会,最后又举办了一次股东大会,是所有股东投票支持这个策略,金山计划投资不超过10亿美金在云服务上,这是我们投出的止跌线。我跟金山云CEO王育林沟通说我为什么要办股东大会?我非常害怕的是,我们干了5亿美金,董事会不让我干了,或者投资者不让我干了,那就麻烦了。如果我们干了10亿美金还没干成那算我们倒霉,如果干了9亿美金不让我们干了就冤大了。所以我们讲的这个Allin云服务是金山愿意拿出它几乎所有的资源赌这件事情,我觉得今天回想起来,如果没有这种不怕死的决心,向死而生,没有这种决心和勇气,做金山云我觉得没戏。

八年前我们就已经预见了这一点,就是云服务在全球范围都是巨头游戏,比如我们金山这么大的体量,在云服务市场要活下去的话一定要有自已的优势,我们是独立的云服务商,谁也不得罪,这是我们的比较优势。

记者:客户选择的时候不会觉得有利益冲突,比如游戏、娱乐。

雷军:对,哪一个行业都可以选我们,我们对大家没有威胁,这就是我们金山云很重要的一个比较优势。第二个比较优势,巨头做云服务实力很强,他们愿意做大而全,我们精选一些行业,精益求精地把这些客户服务好,所以我们专注,我们专注在选择的几个重要的行业里面,我们专注在我们选择的一批优质客户里面,我们专注地把事情做好,正是这些优势,在过去的八年我们取得了今天的成功。

记者:过去三年我们的收入增速是80%,远超行业的水平,您刚才说金山云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独立性,这次专门分拆上市,在其他巨头里面很少见,为什么会想多让它单独独立上市?

雷军:在今天的美国市场还没有一家独立的云服务商上市,所以,我们金山云具备这样的独特性。为什么分拆上市?因为只有分拆上市,我觉得金山云获得了一个独立的资金平台,和独立的发展空间,这样更有助于把云服务做好,直接面对市场、直接融资、直接发债,可以更有地推动它的发展。而且金山云独立上市以后,对于金山云的客户来说多了更多的信任,更透明,客户不会想到我把数据放在你这你哪一天关门了怎么办?所以我觉得上市对于金山云来说非常关键。

记者:您对它的期望很高。

雷军:我觉得云服务要么成功,要么输,几乎没有中间状态。不ALL IN肯定会死,所以这八年已经有不少人退出了牌桌,我觉得金山云还留在牌桌,最重要的是我们用了ALL IN的决心。

记者:中国市场的增速非常快,但是跟美国不一样的是,比如说AWS(云服务)在亚马逊里收入占比13%,利润贡献高达80%,但是中国大部分的玩家处于亏损的状态,您觉得为什么这两个市场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将来要多久才能跟美国一样赚钱?

雷军:中国的云服务市场比美国晚五到十年时间,我觉得大家还是需要有一定的耐心。我认为再过五到十年,云服务在中国也会变成一个盈利能力非常不错的业务。

全球的云服务商大巨头就是亚马逊、Google、微软,三巨头都是市值一万亿美金以上,如果讲中美的差别:

1、美国公司起步都非常早,他们做云服务的起步都比中国早了很多。

2、美国市场IT化程度比较高,企业软件市场非常成熟,它的企业买第三方的云服务,第三方的应用软件的服务都很正常。相对来说,整个中国的各个企业里面,IT化的程度,买企业应用软件的习惯,包括买第三方服务的习惯都在一步一步形成的过程之中,所以一个是成熟市场转换到云服务,他们原来私有云转公有云,其实是个巨大的市场,但是中国你几乎数不出一个大的企业应用公司,美国是一个私有云转公有云;第二个云服务启动时间长,还有一个全球市场,就这三个都是做全球的,所以中国是个特例,自己有自己的市场,所以中国的市场原本我觉得也是巨头市场,所以就是八年前我们看到这个机会,敢想敢干,直接ALL IN,是这些决心不怕死,才获得了一些生存的机会。当然我再次强调,其实我们金山云的同事们这一仗也打的很漂亮,因为很难,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中美的云服务市场的差距还是非常之大,今天在全球拥有这么大规模云服务能力的只有中国和美国

其实大家来看这个云服务竞争有多严峻,因为云服务是全球性的。云服务我们当年敢干还有一个,它跟别的互联网最大的差别就是他没有赢家通吃,云服务一定有三家以上的供应商,我记得当时跟金山云CEO王育林说小米是个大客户,凡是我能决定的我一定要有备份,2B行业基本规则就是一定要有两个以上的服务商,如果我是客户一定要有两家,所以我觉得做企业云服务,你不可能靠降价,你不可能靠规模把我挤死,只要我有竞争力。

所以我们为什么下定决心不能放弃云服务?我们就是相信一条,这些大的优质的企业,它买服务的时候,最核心的是服务质量和持续性,不是价格竞争。我对大企业的服务有一定的认知,所以我说不是赢家通吃,只要在每个领域里保持前三位就能活下去,所以这就是中美云计算之间的差距,我认为还差了5-10年的距离,这个不仅仅是云服务公司技术水平的差距,最重要是市场成熟度,市场成熟度还有一个过程。所以我觉得金山云还有巨大的空间,不需要改变战略,也不需要改变我们的航向,在原有的战略下,把每个工作做好,就能取得巨大的成功。

记者:金山云是独立上市,上市后的机遇和挑战都有哪些?

雷军:我觉得金山云分拆上市以后,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是对接了全球的资本市场,获得了充裕的资金供给。第二个就是提升了品牌。所以我们下一个当务之急是什么?是怎么获得10倍增长,在未来的这几年里面,我们怎么获得10倍的增长。因为就我们的规模而言,刚才已经讲了,跟世界三大巨头比差了两个数量级以上,所以我们要尽快做大规模。因为云服务公司的规模效应非常明显,只有10倍以上的规模,我们才会在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上,所以做大规模将会是我们下一个面临的新的挑战。

记者:您有句名言,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站在当下的时点,哪一个领域有最大的投资机会?

雷军:站在这个时间点,最火爆的行业是协同工作,包括互联网教育,我觉得这两个行业受疫情的影响,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而这其中,云服务是整个信息社会的基础设施,几乎各行各业都跟云服务相关,未来云服务的话,会成为信息社会的煤水电,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都离不开,这个观点是我们八年前做金山云的时候就提出来的。

当然,我觉得我们的同行都是巨无霸企业,所以我觉得金山云要采用的态度是继续拼命、一往无前。

记者:您旗下生态里有金山云、金山软件、金山办公、小米,金山云在整个体系当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雷军:金山云跟我们其他几家公司非常不一样,我觉得它是基础设施和TO B的服务,面对企业的TO B市场的服务,跟我们其他公司特别不一样。我觉得它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和支撑,当然,它不仅仅是要服务好我们金山内部的企业、小米的企业,更重要的是还要服务好更多的优质的客户。所以,金山云作为一家独立的云服务商,我觉得今天在行业里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位置。

CH金融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CH金融原创,著作权归CH金融所有。未经CH金融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CH金融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CH金融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fssuda.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金山云雷军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