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备战中国金融开放,盘点2019年的外资“挖角大战”

CH金融 2019-12-02 14:20:18 听新闻

在开放的起跑枪声鸣响之前,外资早已开始备战“逐鹿中原”,而所有的业务开展都离不开人,2019这一年,外资“挖人”的势头尤为猛烈。

“加快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在2019年大大小小的会议及发展纲要中多次被提及,就在昨天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中也有这样的表述。往前推及2019年10月11日,证监会对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进行了进一步明确,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

其实,在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声音发出之前,外资早已开始备战“逐鹿中原”,而一切的成功都离不开人。2019年,尽管整体金融行业并不算景气,但外资“挖人”的势头尤为猛烈。CH金融记者发现,外资机构之间的人员流动几乎创下多年来之最,而外资也频频向中资金融机构人士伸出橄榄枝。可以预见,随着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境内业务的进一步开展,这种“挖角大战”仍将持续。在2019年行将结束之际,我们不妨盘点一下今年的一些标志性事件。

“洋私募”挖人备战公募筹建

目前,已有超20家外资机构获得了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WFOE PFM”)资格,即所谓的“洋私募”。随着原定于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多家洋私募已在推进“私转公”的准备。根据今年8月基金业协会披露的数据,共有21家外资机构在协会登记,备案产品46只,资产管理规模(AUM)54亿元人民币。

据CH金融记者了解,目前最确定要申请公募牌照的外资机构便是富达、贝莱德和先锋领航,这三家也是进入中国境内的洋私募中全球AUM最大的几家。但是,要设立公募并不容易,即使拿到了牌照,如何开拓中国在岸市场业务,如何满足中国投资者的需求,如何招聘合适的业务负责人、基金经理及研究人员,并与中国公募的激励体系接轨等等,这些都是考验外资机构在中国境内运营的关键。归根到底,公募的成本不容小觑。

事实上,几家备战公募的外资从年初就开始“挖人”。

最引发业内轰动的一则人事任命当属贝莱德的汤晓东。今年4月,贝莱德宣布任命汤晓东为中国区主管,于当年7月起生效。汤晓东负责管理发展和执行贝莱德在中国的长期业务战略。之所以该任命受人关注,也是因为汤晓东之前的相关履历颇丰,他担任过广发证券副总经理兼广发控股香港总经理,也华夏基金担任过总经理,任职期间带领华夏基金与多个国际伙伴建立合作关系,有效地推进国际业务策略的本土化。

近期,富达国际也有了新行动。11月6日,富达国际宣布,公司正积极准备并将在恰当时机提交公募基金牌照申请,当该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时,何慧芬将出任该公募基金公司的总经理一职。这也是富达国际首次明确表态将提交公募牌照申请。11月26日,该机构宣布,任命王芳为大中华区公司治理及可持续投资业务总监。这一任命的看点在于,此前王芳任职贝莱德投资督导团队大中华区主管。履新后,她将负责领导富达国际在大中华区与所投企业就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相关议题进行沟通管理。

相较之下,其他众多洋私募对于何时、如何“私转公”尚在考量之中,并无明确的计划表,它们的当务之急更在于跑出业绩曲线和熟悉中国投资者。记者也从多家猎头和相关本土基金经理处了解到,多家洋私募也向中国本土基金经理伸出橄榄枝,不过这种过渡并不简单。原因是,中国公募基金的激励机制已较为完善,二是中资的基金经理目前还很难真正融入海外资管机构的投资、风控等流程,最简单的例子便是,且不提外资基金经理多数看不懂城投债,即使看懂了,要说服全球团队来作出投资决策,仍是难上加难。

外资资管巨头招聘A股、人民币债券专长人才

一些全球资管巨头逐步发现了中国A股市场和人民币债券市场的超额收益潜力,因此今年相关方面的人事任命也层出不穷。

今年9月,美国大型基金公司景顺任命谢征傧为A股方面的战略及业务开拓总监。此前谢征傧供职于MSCI长达18年之久,任MSCI亚太研究总监,他见证并推动了A股纳入MSCI的关键几年,与中国证监会、各大交易所等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备受关注的是,这也是美国大型资管机构罕见地招聘中国A股相关的高级职位,这也意在吸引更多全球投资人布局A股。

其实,这一战略意图从景顺近期发表的一则研究报告中就可见一斑——《跳脱新兴市场看A股:建立专注于A股的投资组合》(Taking the “A” out from “EM”: Making sense of a dedicated China A share exposure)。景顺认为,尽管并不清楚何时MSCI才会100%纳入A股,但一旦最终100%纳入,A股将在MSCI 新兴市场指数中占到15%的比重,比重之大也值得外资将A股单独考量。

此外,记者也了解到,今年6月前后,景顺挖来了供职富达国际近十年之的久黄嘉诚担任亚太市场固定收益业务开拓总监。他此前供职于富达国际于英国开设的洋私募,是首家洋私募的债券基金经理。

不可否认,中国债市因为不断开放,正在迅速成为一个受到外资关注的相对高收益市场。就今年前9个月来看,外资持有的中国在岸债券已高达2.2万亿元人民币,外资在中国国债的投资占比也已接近10%。

合资券商密集招聘、备战开业

合资券商则是又一个人事调动的主阵地。

在2018年4月28日,证监会公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允许外资控股合资券商;2019年3月底,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已依法核准设立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据记者了解,监管层核准后,有6个月时间进行筹备,在此后的现场检查通过后,方可正式开业。为此,相关合资券商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准备,例如人员招聘、系统筹备等工作。

11月22日,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已获得中国证监会颁发的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可开展的经营业务范围包括证券经纪、证券投资咨询、证券自营及证券资产管理。CH金融记者了解到,虽然该机构的在中国境内业务还未全面启动,不过人员招聘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例如,前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已经确认加盟,任野村东方董事总经理,未来将专注A股策略方面的研究,并将负责野村东方研究部门的相关业务。

有趣的是,去年曾担任野村大中华区中国股票研究主管的刘鸣镝正式加盟瑞银证券,担任瑞银中国策略主管。

此外,今年6月,瑞信宣布任命唐臻怡为中国首席执行官,派驻北京,负责推动瑞信在中国之策略和执行业务及监管方面的活动。瑞信于4月宣布计划增持其在合资证券公司的持股比例至51%,尚须经相关监管机构批准。在过去8年,唐臻怡在北京和香港中信集团担任多个执行职务。在加盟瑞信之前,他是中信证券全资子公司香港里昂证券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执行委员会成员。在加入中信集团之前,他在中国财政部工作17 年,其间被调派至世界银行为中国执行董事工作。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CH金融原创,著作权归CH金融所有。未经CH金融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CH金融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CH金融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fssuda.com。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