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美为何产生“问题领导人”?

沃尔夫:曾在20世纪挽救过自由民主体制的英美,如今已失去道德罗盘。很多公民似乎不再关心他们的领导人是不是无赖。
1天前

自由主义失去意义了吗?

沃尔夫:普京宣称自由主义思想失去了意义。他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但他有一点是对的,自由民主国家遇到了困难。
5天前

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带来的风险

沃尔夫:Libra或许能大大改善支付系统,但对货币和金融稳定构成巨大风险,监管机构应谨慎对待。
2019年6月28日

莫迪应当珍惜第二任期

沃尔夫:印度总理高票连任是非凡的个人成就,但这对印度经济和经济改革意味着什么?
2019年6月24日

谁应接任欧洲央行行长?

沃尔夫:如果多次叫板德拉吉的魏德曼在出任欧洲央行行长后仍然眼界狭隘,那将是一场灾难,就连欧元区能否生存都会是一个问题。
2019年6月17日

中美关系不应成为零和游戏

沃尔夫:与中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坚持自由、民主、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全球合作等价值观,将竞争与合作结合起来,并用尊重的态度对待中国。
2019年6月6日

警惕滥用货币的风险

沃尔夫:在管理现代货币经济时,必须避免两个错误:过分依赖私营部门的需求,以及过分依赖政府主导的需求。
2019年6月3日

面对美中冲突,美国盟友何去何从?

沃尔夫:在美中贸易冲突中,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应该怎么做?局外国家无法阻止冲突,但并非无能为力。
2019年5月23日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沃尔夫: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低通胀世界是如何“炼成的”?

沃尔夫:当今世界以超低实际和名义利率为特点,实际上,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实际利率就在下降,世界处于总需求结构性疲弱的“长期停滞”。
2019年5月9日

民选暴君时代来临

沃尔夫:我们生活在民选领导人成为准暴君的时代,这类民选强人包括俄罗斯的普京、印度的莫迪和美国的特朗普。
2019年4月26日

深陷六重危机

沃尔夫:撒切尔时代的曾经摘掉“欧洲病夫”这顶帽子。如今欧洲大陆人士再次带着困惑、怜悯和幸灾乐祸的口吻问我:“怎么了?”
2019年4月25日

中美AI竞赛:谁将领先?

沃尔夫:李开复在他的新书中并未断言中国将引领AI领域的基础创新,但当前最关键的是应用,而中国在这方面有很多优势。
2019年4月18日

中国能变富并且依然姓“社”吗?

沃尔夫:如果中国在现行政治制度下发展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它将改变这个世界,从政经和意识形态上重塑全球力量格局。
2019年4月15日

民主的前景与资本主义的未来

沃尔夫:在一个存在环境约束的世界里,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定资本主义民主的未来一片光明。
2019年4月11日

中国经济正在企稳

沃尔夫:据我在中国所见,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中国经济的确在复苏,不过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风险。
2019年4月4日

将“夺回控制权”纯属幻觉

沃尔夫:即使退出欧盟,也不会获得任何重要方面的控制权,它更有可能失去控制。明智的人应该重新思考。
2019年3月29日

金融危机为何一再重演?

沃尔夫:金融监管是顺周期的,在繁荣时期监管放松,形势不好监管就收紧,这里面有四个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
2019年3月21日

货币政策已走到尽头

沃尔夫:低利率使预算赤字更可持续。这意味着就应对长期停滞而言,财政刺激是比货币政策措施靠谱得多的工具。
2019年3月15日

但愿“夺回农业控制权”后不要犯傻

沃尔夫:如果不能利用脱欧这个机会,对农业贸易和补贴制度实施根本改革,那么脱欧将比我之前所想的还要疯狂。
2019年2月25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美国《纽约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12345678910››下一页›|